欢迎光临深圳市程建白蚁防治有限公司 | 咨询热线:13699834260
联系我们

深圳总公司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新洲花园大厦C栋707
宝安分点:石岩街道田心大道生源大厦A座1003室
电话:0755-2393 9041
传真:0755-2393 9117
联系人:黄先生
手机:13699834260
网址:
szchipo.com
邮箱:  
cjby@163.com
深圳各区均有分点,随叫随到

新闻动态

深圳市害虫防治中心/杀虫公司/消杀中心/城市昆虫的管理

文章作者:程建白蚁防治中心发布时间:2021-04-23

深圳市害虫防治中心/杀虫公司/消杀中心/城市昆虫的管理

城市生态系统的特点是以人为核心,城市昆虫的管理也是以城市中人的需求为前提,凡是对人的生产活动、经济活动、社会活动、生活活动不利的昆虫,都作为城市的害虫,需要采取措施加以治理;凡有利于人的各种需求的昆虫,要加以保护、繁殖和利用。所以,城市昆虫的管理,包括治理和利用两个方面。由于城市中人的职业、爱好、需求各不相同,对昆虫的认识和与昆虫的利害关系也相差很大,对这一部分人认为有害的,对另一部分人可能认为有利;被一部分人认为是需要治理的对象,另一部分人又可能认为是需要保护或利用的对象;一部分人很重视治理工作,另一部分人又可能很不重视治理工作。这些不同的情况、不同的态度又同处在一个城市中,昆虫可以互相传播,人也可以互相流动。因此,城市昆虫的治理与利用,本身就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较之农林害虫的防治或农林益虫的保护或利用要复杂得多,困难得多。城市昆虫的管理内容可归纳

一、城市害虫的治理

1)概说

城市人口密集,经济社会活动种类繁多,形式各异,人流物流频繁,助长了害虫的发生与传播,使城市各行各业、各个方面害虫的发生和为害,都比较普遍而且严重。为害所造成的损失,有可以用经济价值估算的,主要是各类商品;有不能或难以用经济价值估算的,主要是非商品或商品已转变为非商品的财产以及直接对人体健康的影响。

1.可估计损失的虫害问题

  城市中商业发达,商品种类繁多,很多种类可以受害虫的为害,如粮食及其加工制品,干果、水果及其加工品,棉、麻、丝纺织品原料及其制成品,毛、皮、革、羽绒及其制成品,中草药材,西药原料及成药,烟叶及成品卷烟,茶叶,糖和糖果或干制饮料,竹、木材、稿秆及其制成品,肉类腌腊制品,纸张、书报及印刷品以及各类竹、木、藤、纸的包装,都有很多遭受虫害损失的报道。例如,一个烟草公司因烟草蝉为害年损失100余万元,一个中药材仓库因虫耗损失4700多万元,名贵中药材鹿茸、人参、天麻、当归、熊掌等均被蛀空,失掉商品价值;一个毛纺厂仓库因虫害,一年毛料损失400多万元,小至一个日杂商店的竹筷受虫蛀损失60万元;饲料厂、食品厂的糕点和袋装果晶都有大量的粉螨,引起人畜呼吸道和皮肤疾病,商品也因之报废。

商品受虫害之后,经济损失明显,所以商品害虫的防治容易引起重视。在商品生产和流通过程中,经过了从原料仓库到成品车间,产品包装、运输、分散到各地,又进库房存放,待批发出库,运往各销售点待售等环节,每一环节都有感染害虫的可能,也都有传带、扩散害虫的可能。例如,产于东北的驼绒用柳条包装成批运往重庆,柳条中有大量家茸天牛的幼虫,随之传带到重庆,进入仓库,又分批运往各地销售,从此在以重庆为主的四川各地商品仓库中,新增了家茸天牛的为害,任何可食的商品均受其害,甚至塑料制品也大量被蛀损,成为一种新的商品仓库害虫。所以在商品运转的各个环节中,仓贮阶段是害虫集中为害的场所,也就成为防治最关键的场所。首先,仓库的位置和结构应当有利于防止害虫侵入和便于处理受虫害侵染的商品;仓库内必须清洁,无害虫潜伏繁殖。这两点基本要求,目前在小城镇和旧城市很少能达到,就应当配备有可密闭性能的帐幕等供熏蒸处理用的必要设备。但是,有很多商品是不能用熏蒸方式处理的,所以在商品进入仓库前的严格检验,就显得十分重要。在商品出库之时,又需要检验有无传带害虫。出入仓库的检验和作必要的灭虫处理,是保证商品无虫害的关键。在商品运输途中,车、船、飞机等运输工具都有传播害虫的可能,仍然要在运达目的地进入仓库之前,进行检验。这一系列的害虫检验工作,不同于现行的对内对外动、植物检疫,在于检验的害虫对象不仅仅局限于禁止出、入口的种类,而是一经发现有可以为害商品的害虫都要加以消灭处理,才能保证商品不受虫害损失,同时可以防止仓库被带虫商品污染。

在处理带虫商品时,帐幕熏蒸虽然是简单易行的方法,但城市中房屋拥挤、人口密集,首先要考虑安全,凡不能用药剂处理或熏蒸的商品如中药材、卷烟等,应有特殊结构的专用仓库,使用低温、微波、同位素和气调贮藏等新技术处理。但目前许多旧城市很难办到,只能加强检查,淘汰虫害商品,清洁仓库等,以减少损失。

商品受虫害后的损失虽然可以用经济价值计算,但农林害虫综合治理(integrated pestmanagement,IPM)的经济阈值指标,仍不适用于商品害虫。有的商品如工艺美术刺绣装饰品等,稍受虫损,便失去欣赏价值;有的商品如卷烟等,稍受虫蛀便失去使用价值;大多商品的外观与包装一有虫蛀,便不能销售。因此,商品害虫很难确定可以容许的最低虫口密度,而且在仓库条件下,条件适宜,即使虫数很少,在短时期内可能繁殖至足以酿成严重损失的虫口密度。所以商品害虫的防治,往往力求彻底消灭,保持商品价值;或将虫害商品选出,彻底处理或销毁,以保全其他商品,免遭受害。从防治害虫的经济效益考虑,至多着重在防治费用与商品价值之间的比较衡量,但后者的价值往往远超过防治费用,所以彻底防治的必要性更加突出,不能满足于防治效果能够提高多少个百分点,受害率能够降低多少个百分点。所以,商品预防害虫的侵害成为首要的任务,一旦发生害虫,势必力求彻底消灭。

2.难于估计损失的虫害问题

城市害虫带来的危害,更多情况是不属于商品范畴,或商品已经销售成为所有者的财物,因此,害虫造成的损失不易或不能用经济价值估算,间接的损失和影响可能远远超过直接的经济价值。例如,在改革开放初期,涉外的高级宾馆饭店,有因室内有蜚骤、沙发有白蚁、糕点有蚂蚁、卷烟有蛀孔等,而给外宾留下不良印象,甚至旅游者不愿住宿,能响外事接待活动和旅游业的发展。蚊、蝇、蚤、虱、蠓等传病昆虫和蜚蠊、蚂蚁等居室害虫,在住宅、医院、学校、商店、机关等极为普遍,直接影响人体健康。图书馆、档案馆(室)、资料室、博物馆等常受窃蠹、皮蠹、衣鱼、蜚蠊等为害,使珍贵图书古籍、重要历史、人事档案材料、建筑、军工等图纸照片,财务账册簿籍、名贵书画文物、珍奇动植物标本等遭到破坏,造成不可弥补、无法估价的重大损失。为害园林绿化行道树的害虫,也不能确切估计经济损失,更重要的是影响城市绿化环境,减损花卉树木的观赏价值。尤其名胜古迹处的古树、古建筑,一旦遭受虫害,应不惜采取一切措施,尽力挽救保存。例如陕西黄帝陵庙的千年古柏,为重点文物保护对象,1987年侧柏松毛虫(Dendrolimus suf-fuscus Lajonquiere)猖獗发生,天牛与小蠹虫为害严重,危及古柏生存。经采用树周熏蒸、堵孔、喷药及施肥等多种应急措施,抢救古柏万余株。类似情况都不能以经济得失衡量,为保护人类社会的历史记录,意义更为重大。所以,城市害虫的治理在许多情况下不同于农林害虫,综合治理的经济阈值原理往往不能适用。对花卉等观赏植物虽可以计算“观赏阈值”,但仍不等于经济损失的估计。许多城市害虫的测报和防治指标的制定,主要都是为便于掌握防治适期,提高防治效果,其意义与用于农林害虫“IPM”中的经济阈值不尽相同。

(二)城市害虫治理的特殊性

城市害虫治理方法的共同基础应当建立在城市规划和城市管理的现代化上,这个基础的薄弱恰恰是我国目前城市规划与城市管理落后于发达国家的一个重要方面。又由于相近似的城市各生态子系统中的昆虫可以互相渗透、互相制约,如居室害虫和仓贮害虫可以加害图书馆、博物馆、档案馆的贮藏典籍、标本,如果居民不很好防治居室害虫,甚至不自觉的使害虫传播扩散,即使仓库、馆室进行防治,也难于收到持久效果。城市环境和城市昆虫之间的互相影响,如前所述,城市蚧类、蚜类等害虫的严重发生与城市大气污染有密切关系,单纯采取对蚧类、蚜类的防治措施,没有治理大气污染的配合,也不能得到持久的防治效果。

在城市害虫的治理工作中,不仅要考虑维护人的物质利益,还要考虑到维护人的精神享受。要考虑到城市环境的美化和人对美的享受。例如,行道树和园林害虫的化学防治,不仅要考虑到居民、行人、游人的人身安全,还要考虑到不使行道树及观赏花木叶色沾污或产生药害致叶黄化甚至落叶,也要考虑到空气洁净,没有恶臭异味。所以在必须使用化学药剂的情况下,在用药品种和施药方法上都必须全面考虑。在城市园林中防治害虫还要考虑到园林对城市的特殊功能,园林供游人休憩、欣赏、怡情养性,也要供文人雅士即景吟诗作词,即席挥毫题字作画,他们不仅要求园林有美丽的花草树木、小桥流水的如画景色,还需要以蝶舞花丛、蝉鸣枝头、蜻蜓点水、蝗跃草地作点缀,为景色增添生气,为诗词书画丰富情趣。尤其电影电视拍摄外景,更需要嘹亮的蝉声以示炎热的盛暑,蟋螽齐鸣、萤火点点,以示秋夜的景色,以此增强剧情的效果。所以在园林中施药防治害虫时,对这些有特殊需要的昆虫不能“一扫光”,否则,美丽的园林景色,一片死寂,毫无生气,将遭到文学家,美术家、戏剧家们的不满。在防治方法上同样应当考虑既达到消灭害虫的目的,又保护了这些有助于增加自然美景的昆虫。

为了保护城市中人的安全,适应城市人民各种需求和物质与精神的享受,城市害虫的防治措施中的生物防治和法规防治理当提到重要的位置,而这两个方面和城市规划、城市管理两个基础一样,又正是目前较为薄弱的环节。对城市害虫生物防治至今存在两种不同的看法:有些学者认为城市害虫的治理大多要求速效,尤其居室害虫和卫生害虫,生物防治不能达到此目的,发展前途不大,主要还是靠安全高效的化学防治法。有些学者则认为城市害虫防治以人身安全为第一,生物防治具有此优点,且无产生抗性等副作用。城市昆虫种类繁多,相应的天敌种类也极多,至今缺乏详细调查和利用研究,不能贸然否定其价值。一般在较稳定的生态系统中,对天敌的定居繁殖往往有利。城市生态系统虽多变化,但以一个生态子系统来说,也有比较稳定的,如园林绿化行道树与风景林,比较接近于林木生态系统和果园生态系统,天敌利用可能较有希望。温室和大棚内的天敌利用在国外已有成功实例。城市害虫的生物防治,除利用天敌昆虫而外,昆虫病原微生物、昆虫病毒和肉食性线虫以及益鸟的利用和保护,都是比较适宜于城市环境的治理方法,尤其病毒与线虫更为安全而少不良影响,但是至今很少研究利用,今后应予以足够的重视。

城市居民住宅区的盆栽花木害虫的防治是一个很特殊的问题。一般城市居民不熟悉害虫及其防治知识,也大多缺乏经济效益或生态效益的概念,一旦发生害虫,或者听任不管,尤其对一些不易发现或识别的害虫如线虫、螨或蚧类等,或暴食性很强的食叶害虫如蔷薇叶蜂、蓑蛾幼虫等,直至植株枯萎或叶片被食尽,想防治也已过迟,致其成为害虫繁殖的虫源;或者有虫便治,治必打药,用药但求速效,忽视了农药的不良影响。

存在于居民中间的防治城市害虫不科学的现象,不仅限于花卉等观赏植物害虫,对衣物或少量食粮的蛀虫,也有类似情况,一旦发现生虫,或将衣物在户外曝晒、拍打,或将粮食等过筛除虫,甚至作为废物倒弃,成为散布害虫的策源地,增加了附近仓库、馆藏部门感受害虫侵袭的机会。所以,在城市管理工作中,经常对市民作有关城市昆虫的知识和城市昆虫管理法规的广泛宣传,显得十分必要。

露天生活的城市害虫除园林花木等害虫而外,蚊、蝇、蠓、蚁等也在户外孳生繁殖,但又可以侵入居室与蚤、虱、臭虫、蜚蠊、尘螨等组成一大类医学昆虫或卫生害虫。在以人为核心的城市环境中,对这一类传病致病、骚扰生活安宁、直接危害人体健康的害虫的治運,在加强环境卫生的基础上,应采取各种措施,力求消灭,也不是以经济效益为前提。一切血情测报调套工作,也主要是为了更及时更有效地进行防治,而不是建立在经济概念的基础上。长期以来,在城市中户外的灭蚊、灭蝇、灭蠓等工作,与防治园林绿化害虫~样,往往仍以使用各种杀虫药剂为主要手段,从早期的有机氯、有机磷时代到近年的灭幼脲、菊酯类和生物制剂,愈来愈考虑到城市的特点,考虑到人和环境的安全。所以,在选择安全高效治虫药剂和改进安全施药技术的前提下,化学防治仍然可以作为治理城市害虫的重要措施。尤其在预防园林绿化害虫工作中的建立无病虫苗圃,化学防治更是经济有效的可靠方法。

城市害虫的法规防治除国家制定的对内对外动植物检验法规,防止危险性害虫在国与国之间、地域与地域之间互相传播而外,现代化的城市管理大多还制定城市中害虫的管理法规,主要以居室害虫和食品害虫为主。美国制定的白蚁法规中规定银行对住户订立抵押贷款时,须有白蚁防治达标的认可书,房屋结构必须有水泥的墙脚,木结构部分不能与地面直接接触,凡无水泥墙脚的旧房,必须经常监测是否有白蚁发生。对居室害虫也有规定,凡租赁房屋者,发现有害虫为害或侵扰时,可以向法院起诉,取消租赁合同,或处以罚款。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规定的卫生指标,凡饭店餐厅必须经常接受监测,如有蜚蠊等害虫,即不达卫生指标,如不加消灭干净,可以命令其停业或取消营业执照。在食品制作及供应部门不准用有毒杀虫药剂消灭害虫,但无毒药物又往往不能达到防治害虫至零指标的效果,所以难度很大。

我国目前除植物检疫条例可以适用于城市而外,虽已制定环境保护法、食品卫生条例和果树种苗管理办法等,都可以对一部分城市害虫起到防止发生传播的作用,但还很不完善,随着城市的现代化,需要制定一整套城市害虫管理法规,其内容与要求与农林害虫的植物检疫条例有很大不同。

综上所述,可见城市害虫的治理与农林害虫有很多不相同的地方。农林害虫的治理目的比较单纯明确,主要为保护生产、保证产量,提高经济效益;防治对象也较明确,范围较小,靶子害虫比较容易确定,也比较固定。城市害虫的治理,目的各不相同,各行各业,各户居民,防治所发生的害虫,种类大不相同,各有各的防治目的。有的为保健防病,有的为保护商品,减少损失,有的为保护住房、家具、衣物,有的为不影响观赏、消遣、娱乐,有的为严格保护文物、档案、图书、史料,等等,大多不以经济效益为主,不属于生产性的一项措施。因而在城市中各界对害虫的防治,但求速效,彻底消灭,往往不考虑成本,大多不认真考查统计分析防治效果,加之取样、调查、统计上的一些具体困难,因此很难科学地总结各类不同对象不同防治方法的优劣得失,也难于对产生的那些不利因素或副作用作出具体的分析报道,因此商业部门市售的防治城市害虫的杀虫药剂,宁可推销高效速效价廉的品种,而不愿宣传推广安全第一但效果缓慢的防治方法,结果对人和城市环境带来不良影响,而且害虫容易产生抗性。所以城市害虫治理的宣传教育工作十分必要。

(三)城市害虫治理策略的讨论

根据城市生态系统的特点,城市昆虫区系组成的特点,城市害虫的治理能否应用国外创用的有害生物综合治理(IPM)的策略,是存在争议和值得探讨的问题。赞成者认为IPM是一种先进的策略,兼备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的优越性,正好符合城市以人为核心,以人的安全为首要条件,以有利于人的经济活动为前提的要求。但是,一些城市昆虫学者则认为IPM的理论基础强调有害生物是生态系的一个组成成分,在相对的自然平衡下与其寄主植物及其天敌共存,为维持这种相对的生态平衡,在有害生物的治理工作中,必须容忍一小部分有害生物在不致造成严重损失的限度下保存下来,因此IPM十分强调经济阈值(economic threshold,ET)的测定,即可以容忍的有害生物密度的限度,作为是否需要采取治理措施的指标,从而获得一定的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所以将IPM视为“容忍哲学”的范畴。IPM的提出,主要是针对农林生态系中有害生物的治理,大田作物、果园、森林往往是大面积栽培同一类植物,生物群落的组成往往相对地比较简单而且稳定。制定IPM方案所要求的诸种条件,包括:①通过调查确定需要治理的主要对象,对这些“靶子”对象进行经常性的系统监测,了解其繁殖密度、天敌作用和气候等影响因素的变化,加以分析。②调查寄主植物的生长发育动态,测定有害生物靶子对象密度与作物损失程度之间的关系,做出数学模型,拟出防治方案的意见。③计算控制靶子对象于不同防治水平所需的费用和估计能得到的收益,制定出合理的经济阈值。④方案实施以后,还须继续监测,反馈实施效果,做出评价,作必要的改进。IPM在我国试行以来,还没有一个实例已经完全实现了IPM所要求的全部内容,有的则认为IPM和我国提出的“预防为主,综合防治”植保方针基本相同,仅仅是层次上高低不同而已,也可说是我国综合防治将来要达到的境界。但是,美国也有些学者认为IPM是哲理概念而不是具体的策略,是难于变为现实的理想。至今反对者有之,支持者也有之。随之而提出了“全种群治理”(total popul-ation management,TPM)、“大面积种群治理”(area-wide population management,APM)和“合理的治理”(rational pest management,RPM)等策略的主张。孰优孰劣,各有特点,还不能做出定论。TPM主张彻底消灭害虫,是“消灭哲学”。用遗传防治方法释放不育雄虫彻底消灭了美国4个州和墨西哥的羊皮螺旋蝇是成功的实例。TPM还主张用化学防治有效地彻底消灭害虫。APM在农药的品种和使用技术得到改进而更安全有效的前提下,重新强调了化学防治的优越性,认为化学防治可以有效地用于大面积害虫种群的治理。RPM既吸收了IPM的主要内涵,又主张用各种方法协调配合,以收到最佳的防治效果,十分强调防治技术的研究提高。它既注意到防止农药的污染和残毒,又防止害虫产生抗药性;既肯定化学防治的重要性,也尽可能采用非化学防治。虽然它也是“消灭哲学”,但又重视害虫在生态系中的地位,特点在于如何最合理地治理害虫。

IPM到RPM,包括我国现行的综合防治在内,都是为农林生态系大面积农林植物的病虫治理而提出的,IPM更突出“容忍”的哲理基础,对大田作物或森林来说,保留一小部分害虫,对产量产值的影响不大,确实是可以容忍的。但是,城市害虫的治理便大不相同,如前所述,城市馆藏的档案、图纸、帐册、图书、字画、文物、标本等,城市景点的古树、古建筑、珍稀树种、花木等,商业仓贮的贵重药材、卷烟、纺织制成品等以及其他物资,都不容许有害虫损坏,防治这些害虫不能计较经济效益,无法估算经济阈值。因此,以容忍哲理为基础的、强调保持生态平衡的、着重取得经济效益的IPM等策略,往往不能适用,不能保留一小部分害虫任其为害。危害人体健康的致病昆虫及传病昆虫媒介,也必须消灭干净,不能容忍保留一部分害虫继续危害健康。所以,城市害虫的治理策略应有其特殊性。

Katz(1982)针对城市害虫发生的特点,尤其在封闭或半封闭栖境的居室、旅馆、饭店、医院、学校、商店、食品车间、仓贮、馆藏等建筑物内活动的害虫,提出了“全面防治”(holistic pest control,HPC)的策略。强调全面处理害虫的重要性,特别着重于查

明害虫的来源,将彻底清除虫源和肃清侵入建筑物内的虫口相结合,达到全面防治的目的。例如,白蚁和蚂蚁在建筑物外的蚁巢,蜚蠊在室外的滋生场所和室内的隐蔽处所,蚊虫在室外幼虫滋生和成虫产卵的积水沟渠,家蝇在室外的滋生场所垃圾污物堆等,都是必须处理的虫源发生地。同时采用各种有效方法消灭侵入建筑物内的害虫,才能获得满意的效果。否则,即使全部消灭了室内的虫口,仍可有虫口不断从虫源地侵入室内。所以,在城市管理工作中,重视环境卫生,保持城市整洁,养成良好的清洁卫生习惯,对治理城市害虫十分重要。

HPC策略是“消灭哲学”,而且强调处理(treatment)重于控制(control),消灭(eradication)重于治理(management).强调彻底肃清害虫而不仅仅是控制其危害。并且认为使用杀虫剂或其他措施,对杀伤天敌可以不必过多地考虑,因为在城市情况下,尤其在居室等建筑物内,天敌的作用很小,即使因害虫被消灭而天敌随之死亡,也仅仅局限于这些建筑物内,对整个生物群落的平衡来说,影响极微。但是,HPC所采用的消灭害虫的方法,仍然十分注意人畜的安全,尽可能使用安全的杀虫剂,并大量采用非杀虫药剂的方法,如电杀法、诱杀法等。HPC策略的实施,在美国已有私营的害虫防治机构pest control organization,PCO),承包防治业务。业务范围很庞杂,如下水道的疏通、垃圾的处理、建筑物缝隙裂口的填补、受害物品的处理、诱杀器的安装以及治虫宣传及技术培训等。

HPC策略是否也可以适用于生活在开放型栖境中的城市害虫,如园林绿化和风景林等?从城市的总体来说,城市的生态系都是人为的生生态系,城市昆虫区系都是外来的次生昆虫区系,各类害虫都有其传入城市的途径,不过情况比较复杂,不如封闭或半封闭栖境中的种类容易追踪,容易处理。但是,消灭虫源仍然有其重要意义。侧如,园林绿化或营造风景林所需要的苗木,或从外地购入,或在本地苗圃中育苗,则苗木运输的检疫和苗圃的灭虫处理就成为清除虫源的重要措施。同理,港口检疫和旅检也是杜绝害虫传入的必要步骤。同样具有HPC的含义。

HPC的发展前景以及在我国有无试行的可能性是值得探讨的课题。城市害虫复杂多样,在我国具体条件下,治理的共同基础应当建立在城市规划、城市建设和城市管理工作中去。也有必要设置专门机构或咨询部门。统筹考虑城市昆虫的治理与利用。在旧城造、扩建和新城市的建设规划中,各类建筑物均须有防虫的结构或具备便于治理害虫发生的条件;要制定一系列城市害虫检验和管理法规;要广泛深入宣传城市害虫预防和治理的知识;要培养建立一支城市害虫治理的专业队伍和服务机构;在具体治理技术上,HPC策略中适合于我国条件的原理和措施,值得我们参考。除此之外,在治理城市害虫的同时,开发利用昆虫资源,化害为利,发展城市经济,也是十分必要的措施,也体现了城市昆虫管理的特色。

二、城市昆虫的利用

自古以来,劳动人民就知道昆虫可以为人所利用。周尧(1980)《中国昆虫学史》一书中记载,我国早在5 000年前新石器时代的遗址中,就已发现茧壳和绢丝织物,3 000年前已开始室内养蚕。采蜂取蜜的历史也可推至3000年以前,有养蜂的文字记载始于公元前3世纪。白蜡虫的记载始于宋代,白蜡被广泛利用始于元代。紫胶虫的记载始见于第三世纪。五倍子在2 000年以前已为人所注意。这些昆虫随着利用范围与利用价值的日益扩大,已发展成为一大类“资源昆虫”,作为重要的经济资源不断深入研究利用。

供药用的昆虫,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1596)先后记载了84种,至今仍为常用的重要中药材。供食用的昆虫如蝗虫、蝉、蝽、蜜蜂、蚂蚁、白蚁、龙虱、田鳖、蚕蛹、天牛幼虫等,中外民间都早有此食用习俗,并流传至今。此外,斗蟋蟀、赛蝉鸣,唐宋以来便作为民间娱乐活动之一,养纺织娘、唧蛉子为儿童所喜爱,美丽的蝴蝶和甲虫可作为装饰用的工艺美术品。

(一)食用昆虫

随着近代科学技术的进步和凭借城市轻工业的优势,昆虫的开发利用正在进入一个新时代。昆虫的食用价值,经科学分析证明,是高蛋白、低脂肪的优质营养食品,昆虫食品行业正在迅速发展。墨西哥的昆虫食品企业已开发370多种昆虫作为食品的原料,名列世界之冠。许多国家开发的昆虫食品,花色品种多样,有油炸蟑螂(蜚蠊)、蜜饯蝉、炒白蚁、虫子酱、盐渍蚂蚁、蜜蜂巧克力、油酥螳螂、蝗虫罐头等。近年来日本从我国进口稻蝗,制作蝗虫罐头食品,畅销各国,已成为日本高级餐厅的名菜。泰国以油炸蝗虫作为流行的消闲食品。可见发展昆虫食品企业是城市昆虫开发利用的一条颇有前途的道路,近年来已引起我国昆虫学界的重视,开始用科学方法研究利用昆虫的食用价值和工业生产的途径。李炳文等(1990)分析稻蝗所含16种氨基酸总量与秘鲁一号鱼粉相当,其中人体必需的8种氨基酸总量为每100克干粉含15.60-16.39克,超过人体每日需要量的2倍以上,而且粗蛋白含量高,脂肪含量低,是优质的保健食品。

(二)保健用昆虫

可供食用的昆虫往往同时有保健滋补的良好作用。随着我国经济的好转和人民生活的改善,以昆虫及其产品为原料的保健补品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其中以蜂蜜制品为冠,蜂乳和品种繁多的蜂王浆已成为千家万户常服的营养补剂,畅销不衰。蚂蚁是仅次于蜜蜂的大有开发前途的药用和滋补用昆虫。早在3 000年前便用蚂蚁幼虫制酱,名曰“蚳醢”,供帝王进补,延年益寿。汉代民间治疗筋骨软弱的“金刚丸”,便用蚂蚁粉作原料。明代以后,蚂蚁广泛用于风湿病关节炎等,疗效显著。近年来我国对药用蚂蚁进行了大量科学研究,证明蚂蚁含蛋白质达42-67%,有28种氨基酸,其中含人体必需的8种氨基酸,还含有丰富的锌和多种维生素和矿物质,具有抗衰老和强壮机体的功能,且为广谱免疫的增效剂。南京政治学院蚁疗专科吴志成配制了蚂蚁粉和蚂蚁酒,用以治疗类风湿和虚损性疾病。我国蚁科专家唐觉教授对鼎突多刺蚁(Polyrhachis vicina Roger)的人工饲养技术、生物生态学特性、营养成分和制成蚂蚁粉的滋补功能等,进行了一系列的科学研究,证实了该种蚂蚁的药用和补品价值,今后蚁疗和蚂蚁制剂的开发生产,将有良好的发展前景。

家蚕蛹自古以来为民间的食品,现在经科学分析,也是高蛋白、低脂肪、低糖的优质营养滋补品,含20种氨基酸,是适于冠心病、动脉硬化、高血压、肝硬化和糖尿病患者的辅助治疗食品。中国科学院蚕业研究所根据雄性蚕蛾有壮阳功效的古籍记载,开发制成蚕蛾壮阳补酒,有全身调补、增强食欲、促使精气神健旺的功能。湖南省林业科学研究所对马桑蚕初步研究后认为,它是值得开发利用的食品昆虫,其蛹的蛋白质含量高达66.6%,含18种氨基酸包括人体必需的8种氨基酸,并含A、B1、B2、C、D、E等6种维生素和多种矿物质。其中钾、铜、铁、锌的含量分别为大豆的5.86倍、3倍、146.5倍和26.23倍;维生素A、维生素B2含量为大豆的3-4倍,为人乳或牛乳的5-10倍,维生素B1为人乳或牛乳的6.5-26倍;赖氨酸含量为牛肉的10倍,大豆的14.2倍,蛋氨酸含量分别为牛肉的15.3倍和大豆的27.2倍。其提取物可制成食品添加剂和高级营养保健食品。

(三)药用昆虫

药用昆虫的科学研究,在传统应用的基础上,也有重要的进展。蚂蚁已经被证明具有抗风湿、抗炎、抗癌、护肝、平喘、解痉、镇静等药理作用,而且是一种免疫增效剂,能促进胸腺、脾脏等免疫器官的增生和发育,使白细胞增多,溶菌酶活性和白细胞吞噬能力增强,又能对类风湿关节炎呈现免疫抑制剂的作用,使免疫球蛋白降低,血沉下降,类风湿因子阴转,关节滑膜炎症和肿胀消失,并且无免疫抑制剂的副作用。

近年中外医药界重新研究了中药材中的“蜂尸”,即蜜蜂的死体,证明蜜蜂采集植物芽胞时的胶质物、蜜蜂上颚腺的分泌物与蜂蜡混合而成的复杂物质是“蜂尸”中的精华,经过科学方法处理后的“蜂尸”药物,能促进肉芽生长,具有麻醉、止痒、降血脂和特殊的抗菌作用。联邦德国和日本已将“蜂尸”制成防治流感、皮肤癣、口腔疾病、胃溃疡及各种慢性炎症的药物。现在有些国家进口“蜂尸”冷冻品或半成品供成批生产各种“蜂尸”制剂,至今“蜂尸”已成为国际市场上的畅销商品。

地鳖是已有2000多年历史的中药材,药名“土元”,据蜚蠊科专家吴福桢鉴定,我国药用地鳖有3种,中华地鳖(Eupolyphaga sinensis Walker)和冀地鳖(Polyphaga planc yiBolivar)属鳖蠊科,金边土鳖(Opistho plata orientalis Burmeister)属光蠊科。过去全靠收购自然发生的地鳖虫供中药材销售,供不应求。现在解决了人工大量饲养的技术问题,为药材提供了丰富的虫源。地鳖虫有活血破瘀功效,用于妇科通经破瘀,并可治疗跌打损伤,痞块、干血痨、肌肤干裂等症。

丽蝇蛆有去腐愈创的功用,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在军队中偶然发现凡伤兵创口腐烂生蛆的,创口反而容易长新肉愈合,以后在丽蝇蛆中提出了尿囊素(allantoin),进一步人工合成,成为疗效显著的外伤科良药。

大袋蛾是树木常见害虫,80年代初安徽蚌埠市白蚁防治研究所试用大袋蛾抽出液配制成治疗冻疮的涂剂,止痒消肿块,无副作用,使用方便,可以开发为商品生产。

芫菁科昆虫为常见的有毒昆虫,触及人肤能起疱剧痛。含斑蝥素(cantharidinC10H12O4),化学成分为单萜烯类。虫体一般含斑蝥素1-1.2%,脂肪12%,以及树脂、蚁酸、色素等。古代医书记载有攻坚蚀疮,破血散瘀之功。民间有用于妇科及医治狂犬病的方剂,并有治癌的作用。近代医学证明:斑蝥素对于原发性肝癌有一定疗效,可缓减病状,缩小肿块,延长患者的生存时间,对乳腺癌、食道癌、肺癌等也有一定疗效。其衍生物斑蝥酸钠,毒性较低,作用较强,对艾氏腹水癌、S-180、U-14和肝癌腹水型有明显抑制作用,对食管癌和贲门癌、原发性肝癌、肠癌、肝炎、肝硬化等有一定疗效。斑蝥素有很强的利尿作用,并可用于治疗疥癣、消瘰病,外用作为皮肤刺激剂,有引赤、发疱、生毛的功效,并可治恶疮溃疡、痈疽拔脓、积年癣疮和疣痣黑子等。抽提斑蝥素时用干虫全体,各种芫菁虫体内的斑蝥素含量不等,一般斑蝥属(Mylabris)含斑蝥素最多,芫菁属(Epica-uta)次之,绿芫菁属(Lytta)最少。据英国记载,绿芫菁的鞘翅含毒量远多于身体柔软部分,但我国旧法炮制时须去头、足和鞘翅,对抽提毒素不一定合理,可能是直接用虫体治疗时,可以减低剧毒,比较安全。现在国内外已能在实验室内人工合成斑蝥素。

毒隐翅虫古称青腰虫,也是常见的有毒昆虫,夏夜趋集灯光下,触及人体皮肤可以引起剧痛,并发线状皮炎。中药用作皮肤科外用药,治疗恶疮及癣症。过去以为含毒素与斑蝥素相同,郑法科(1989)详细介绍了毒隐翅虫的种类和含毒物质,主要的有毒种类梭毒隐翅虫(Pederus fuscipes Curtis)含有三种毒素:毒隐翅虫素(Pederin C25H46O,N)、拟毒隐翅虫素(pseudopederin C24H43O9N)和毒隐翅虫酮(pederone C2sH44OaN),其理化性质与斑蝥素完全不同,可溶于乙醚、乙醇和水中,毒力可保持10个月,成虫干体贮藏8年仍可保持毒力,但可被碘、溴和盐酸分解。毒隐翅虫的成虫、卵、幼虫、蛹均有毒素,而以成虫血淋巴的含毒量最高,雌虫又高于雄虫10倍。其毒性已证明超过眼镜蛇毒和毒蜘蛛。毒隐翅虫的抽提液相当于0.5个梭毒隐翅虫的浓度,即可致人于死命。但食虫动物蛙、鳙蜍、小鸡等的消化液可以解毒,捕食毒隐翅虫可以不中毒。其毒液除引起线状皮炎外,对肾、肺、肝和脊髓也都有毒害作用。现在国外已能人工合成这类毒素,作为一种颇有开发希望的抗菌素和抗癌药物。已知该类毒素可以影响分枝杆菌并抑制酿造酵母的生长,又是枯草芽孢杆菌、大肠埃希氏菌和水藻活性的唯一抑制剂;可以速效防治毛滴虫病的病原原生动物。用梭毒隐翅虫的丙酮抽出液可治疗化脓性慢性坏死溃疡;用靴毒隐翅虫的毒素与水、酒精、乙醚和甘油稀释,可治疗湿疹和神经性皮炎。最值得注意的是毒隐翅虫的毒素是DNA的抑制剂,可阻止细胞的有丝分裂,能抑制人工培养的哺乳动物的正常细胞和肿瘤细胞的蛋白质合成,所以是一种值得探索的治癌药物。我国已知有毒隐翅虫21种,其中梭毒隐翅虫(Pederus fusci pes Curtis)、塔毒隐翅虫(Pederus tamulus Erichson)和奇异毒隐翅虫(Pederus peregrinus Erichson)都是毒性很强的、能致线状皮炎的常见种类。

利用家蚕等容易饲养的昆虫及其杆状病毒,作为分子生物工程单克隆抗体技术的材料,以获取乙型肝炎表面抗原(HBsAg),是一项比较经济易行的新技术。

(四)饲料用昆虫

可以作为饲料的昆虫种类很多,流传于民间的方法,早已有用石蚕(渍翅目幼虫)、石蝇(毛翅目幼虫)、鱼蛉幼虫(广翅目、鱼蛉科)、蜻蜓稚虫和蜉蝣稚虫等作为养鱼、垂钓者的饲料和饵料,红沙虫(摇蚊幼虫)是喂金鱼的优质饲料。市场出售的养鸟饲料,主要为袋蛾幼虫和黄粉虫。黄粉虫是喂养珍禽和养蝎的优质饲料,谢秋贤(1986)分析结果,成虫含粗蛋白64.8%,幼虫含47.7%,蛹含粗蛋白55.2%、脂肪28.9%.王珩(1990)分析结果,成虫含粗蛋白51.3%,磷0.57%,钙微量,含氨基酸17种。用3-6%.鲜虫代替等量鱼粉,饲养肉鸡,增重13%.饲养蝎子可在蝎池内混养,管理方便,随时可得活食。

昆虫饲料发展最快的是人工繁殖蝇蛆,家蝇蛆是高蛋白优质饲料,含粗蛋白59.35%,粗脂肪12.61%,灰分14.10%,钙0.71%,磷2.52%;蛹含粗蛋白65.43%,粗脂肪10.55%,灰分9.52%,钙0.47%和磷1.71%,胜过豆饼和蚯蚓粉,与进口秘鲁鱼粉相若。用蛆粉喂鸡,产蛋率提高20.3%,饲料报酬提高15.8%.每头仔猪每天加喂蛆粉100克,体重较喂鱼粉的增7.18%,成本下降13.2%.用蛆粉饲鱼,较用鱼粉增重20.8%,每500克鱼成本降低0.148元。蝇蛆还可作为水貂、蝎子和对虾的饲料。所以现在都在研究人工繁殖蝇蛆的技术。利用养鸡场的鸡粪繁殖家蝇,收集蝇蛆,制成干粉,作为饲料,既解决了养鸡场的鸡粪处理问题,又生产了优质高蛋白饲料。蛆粉养鸡、喂猪、养鱼,往复利用,形成生态农业的良性循环。

家蚕蛹的营养价值很高,除可以开发作为食品、保健补品而外,也是制作优质饲料的极好原料,现已试用以养鸡、养猪和养貂,成本低而饲料价值高,但需要经过脱臭处理,以免食用禽畜时有异味(许节亮,1986;彭东语,1986).

从以上这些已经过测试或初步开发的食用、药用及饲料用等少数昆虫的实例,可以设想还有很多种类值得试验利用,即便是古籍上已记载的、民间已有传统利用习俗的以及那些已有初步利用线索的昆虫,也有很多种类值得进一步研究和提高,作为开发利用的对象。例如,半翅目蝽科中黑蝽的食用价值、九香虫的药用价值和一些蝽类可提取高级香料的利用价值等,鳞翅目大蛾类中许多种类的蛹都有很高的营养价值,60年代曾试用蚕蛹以至松毛虫蛹榨油并作为酿造高级酱油的原料。继续探索,肯定还能找出不少可利用的种类。其他鞘翅目、双翅目、膜翅目、翅目、蜻蜓目、蜚蠊目等昆虫,也大有开发利用的余地,确实是一个大有前途的广阔研究领域。发达国家都已有昆虫的加工工厂,我国也可以建立一个新兴的昆虫工业,化害为利,变废为宝,将产生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五)其他

城市昆虫中有不少种类可以作为科学研究的重要供试材料。昆虫的生活周期短,可供多次重复试验;繁殖量大,供试个体数量多,有利于统计分析;饲养简单,不需要昂贵的设备和复杂的饲料;容易观察,管理方便,其优越性显而易见。果蝇、异色瓢虫等早已广泛应用于遗传学的研究;家蝇、子孓、家蚕为毒理学研究的标准供试昆虫;蜚蠊、拟谷盗等是昆虫生理学、生态学研究的常用材料。昆虫的体壁具有半渗透膜特性,是研究物质渗透的极好材料。昆虫的发光、飞翔等行为都是仿生学研究的重要内容,模拟萤火虫的冷光,应用于人工光源的改革;蜻蜓等的飞行原理,应用于飞机和滑翔机的制造。近年英国卡迪夫大学生理研究室试用蜜蜂为材料,以极微小的塑料薄片插入蜜蜂脑的某一部分,从引起相应器官的反应失常所产生的行为变化,确定该部分脑细胞的生理机能,此种昆虫脑细胞的定位探测技术已应用到医学神经外科的临床诊断,为昆虫在医学上的应用开辟了新途径。

在气象学上,往往可以根据昆虫行为的异常,如蜻蜓在低空群飞,蚂蚁向高处迁巢等,作为天气变化的预兆。

城市害虫的天敌益虫也是城市昆虫利用的一个重要方面

在环境保护方面,昆虫可以作为大气、水域和土壤污染的一项生物监测指标。大气污染与昆虫的发生及生存都有显著影响,可以选择某种昆虫对大气中某种污染的化学物质的临界致死浓度,作为监测的指示标准。例如,果蝇对大气中由磷肥厂、铝厂、钢铁厂、砖瓦厂排放的含氟废气有敏感性,其生存率和繁殖力可因之降低;大气中的硫化物可以影响家蚕、蜜蜂的生活力和繁殖力。因此,可以利用这些对大气污染敏感的昆虫作为环境监测的生物指标。

利用水栖昆虫监测水质污染是颇有前途的一类方法。水栖昆虫在水中的活动习性因种类而不同,有在水面活动的如水黾、尺蝽;有在水中层活动的如划蝽、仰泳蝽等;有在水底层活动的如田鳖、摇蚊幼虫等;在流水中浅滩区底层的如毛翅目幼虫(石蚕)、渍翅目幼虫(石蝇)、蜉蝣目幼虫等;在田水、塘水、积水中的蜻蜓稚虫及蚊幼虫等,都可以利用来作为测定不同层次、不同水域中水质污染的指标。在环保部门很值得开展这方面的研究工作,作为化学分析水质污染的补充。

土壤理化性质的变化直接影响土栖昆虫的种群变化和群落变化。土栖昆虫有增加土壤有机质和形成团粒结构的作用。当土壤受有机氯等农药污染,由于土栖昆虫和其他土栖生物的灭绝,可以使土壤贫瘠。弹尾目等无翅亚纲土栖昆虫的种类和种群密度,往往需要一定的土质和pH值范围,因此,可以利用这类昆虫作为土壤分类和土壤pH值的指示昆虫,在土壤调查中是一种简易的参考方法。

城市昆虫在观赏、装饰、娱乐、文学、艺术等精神享受方面,也具有不可忽视的利用价值。美丽的蝴蝶,如蛱蝶、风蝶、斑蝶、枯叶蝶等,以及具有金属光泽色彩或形状奇特的甲虫,如金龟子、天牛、锹形虫、叩头虫、吉丁虫,以及目中的叶螩等,已经成为观织娘,点缀园林景色的蝉、萤、蜂、蝶等也各有其特有的意义,虽属害虫,也有保留的必要。

由此可见,城市昆虫的利用,涉及的范围很广,可供利用的昆虫种类很多,其重要性不亚于城市害虫的治理,但至今尚未受到应有的重视,缺乏领导机构,仍处于自发的开展少量研究和开发工作的状态,得不到统一的管理与扶持。对发展城市昆虫利用所具有的重大经济价值、科学价值和社会价值,还没有得到应有的理解和认识。应当在城市化发展的同时,充分利用城市工业基础和科技力量的有利条件,统一领导、统筹规划,大力发展昆虫开发利用的专业工厂和研究机构,既可以活跃城市经济,又可以创造外汇收入。同时必须从速制定利用城市昆虫的管理条例,因为可利用的城市昆虫,的是农林植物的害虫,有的是卫生防疫的害虫,也有的是益虫,各因其有特殊的利用价值而须加以人为的保护、饲养和繁殖。但是,如果计划不周,管理不当,有害的昆虫种类在饲养繁殖过程中,一旦逸出扩散,便可能增加城市害虫危害的危险性。此种情况,不乏前例,尤其科研用的实验昆虫和检疫性害虫,危险性更大。所以城市的害虫和可利用的城市昆虫二者之间,不能截然划分,有害的种类随着科学的进步,可以转化为可利用的昆虫;有用的种类也可以因管理不严而增加危害。城市昆虫的管理必然包括治理和利用两个方面,也必须统一领导,统一管理。现在各城市中只有分别主管各类城市害虫的部门,没有主管昆虫利用的部门,不适应城市昆虫利用开发事业的发展。关于城市昆虫的治理与利用如何统筹管理,过去尚无经验,也缺乏国外可资借鉴的方案,国情不同,条件不同,有赖于各有关学科在统一组织领导下,共同研究,创建适合中国实际的城市昆虫管理体制与条例,促使我国城市昆虫的治理与利用得到合理的发展。

深圳市程建白蚁害虫防治中心有限公司:害虫防治热线:13699834260

Copyright 2007-2021 深圳市程建白蚁防治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新洲花园大厦C栋707
宝安分点:石岩街道田心大道生源大厦A座1003室 
电话:0755-2393 9041 传真:0755-2393 9117
联系人:黄先生 手机:13699834260

邮箱:cjby@163.com